小翁的移动城堡

我不在 请将话语捎给墓前的花束

我的星星 生日快乐

开久组是什么做成的

相良猛是什么做成的?

夏日,光,睫毛和匿笑

猫,巷弄,嘴角湿润的血渍

眼泪,背叛,口是心非和一走了之

相良猛是这些东西做成的。


片桐智司是什么做成的?

勇气,善良和不善言辞

战斗,败北,最后的命令

忠诚,约定,无处栖居的痛苦

片桐智司是这些东西做成的。


开久组是什么做成的?

陪伴,拼搏和情欲的冲动

猜忌,分裂,崩溃

背道而驰,渐行渐远和相忘于江湖

少年

开久组是这些东西做成的。

他年少时爱过的人

他年少时爱过的人很奇异,是个有着方正下颚的不良少年。他看的为数不多的书上说,相貌可以反映一个人的性格,而这种下颚的主人往往坚毅而勇敢。

对此他不置可否。旁人或许认为那是一种威严的象征,但他只记得那些有蝉鸣的闷热下午,他是如何吻上他爱人下颚上未刮干净的胡茬。那些细软的绒毛从唇齿间滑过,向着他的神经末梢传递一种来自盛夏的酥麻。

他记得所有的一切。他记得自动售卖机里差两瓶售罄的乌龙茶,海面上飞驰而过的轻轨,祭典上漫天闪耀的花火,以及那些指缝中流淌的风被另一人填满的时刻。他记得那些争吵和挥戈相向的日子,它们像从某片海洋剪下的一段流水,在偶尔有月光的夜晚才开始奔流。粼粼的波光是千万双爱人的眼睛,温柔、温柔而冷漠。

多年之后,他最终没有统领千叶。他像每个普通男人一样结婚生子,为不多的一点钱烦恼,为生计奔波操劳。喝酒闲谈的朋友们有时会忘记身边这个穿着白围裙,眼角已有细纹的男人曾是当地有名的不良少年,他们只记得他是一家小餐馆的老板,小餐馆里的招牌是铁板章鱼烧。

而他们也忘了他身边那个高大沉默的少年,忘了当初他们用武力建立了一个无人能敌的鼎盛王朝。那些少时弥足珍贵的情与爱从此被世人当作脚下的基石,匆匆爬向一个又一个崭新的明天。

但他记得,他一直记得。

关于龙与小王子的一些絮言(3)

突如其来的脑洞

小王子=相良 龙=智司

龙睡着的时候会打呼。

起初只是低声地呼喘,接着渐渐演变成巨大的火车头在铁轨上迅速驶过的咆哮。再后来是惊雷,震得窗棂也颤抖起来。

小王子总被搅得不得安生。他每夜都要穿着睡袍睡眼惺忪地爬起来,踩踩这碰碰那,龙的呼噜声才会逐渐小下去。

但一段时间后,他终于发现了龙的秘密。

只要顺着它山一样浮动的脊背摸下去,它一整晚都会非常安静。

小王子自以为找到了诀窍,当然是欣喜若狂。于是每晚临睡前都会轻轻地摸一摸龙的脊骨,再钻进已经被龙暖得发烫的被窝里,心满意足地睡下。

直到有一天,小王子实在太困,以至于忘记摸一摸龙的脊骨就睡下了。而他在半夜因为噩梦突然惊醒时,却发现龙在一旁睡得酣甜,半点声响也没有。

什么嘛,小王子迷迷糊糊地想。这不照样睡得很香吗?

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心声,一旁熟睡的龙忽然爆发出巨大的鼾声。

小王子被吓了一跳,连忙爬起来摸了摸它宽厚的背,龙的鼾声这才平息下来。

次日吃早餐时,龙化成叫智司的男人,坐在小王子旁边。

喂。他碰了碰一旁狼吞虎咽着烤鱼的小王子相良。

你们人类是不是会唱一种叫做催眠曲的歌?

啊?相良把嘴里嚼着的鱼片吞下,努力回想了一下小时候母亲坐在他床边唱的童话歌谣,点点头,含糊不清地回答:是啊。

智司点了点头,露出满意的表情:就是那个。

你这家伙,说清楚点,那个?那个是什么啊?相良追问道。

我说啊,智司像是忽然绷不住了,朝着相良笑起来。

你要是每晚给我唱那个,我可能就不会打呼噜了。




关于龙与小王子的一些絮言(2)

突然其来的脑洞

王子=相良 龙=智司

过了许久,小王子才发现,他的爱人其实并不认识人类的文字。

于是在某些缱绻的白天,他会郑重其事地拿上纸笔,用歪歪扭扭的字体为他的龙描绘几个平板的意象。他笨拙地书写一棵生长在故乡的树,写一片像铺平月光的海,写他度过的所有孤独的夏天。

龙并不在意他的努力,枕在他伸平的腿上,昏昏欲睡。偶尔地,龙会抬起头,用温柔的目光舔舐小王子额上流下的几滴汗珠。

写到最后,小王子在纸的右下方写下他们的名字:相良猛 片桐智司

他犹豫片刻,像是怕被人看见,谨慎地在中间一片很小的空白处写上“爱”。

这个字,是什么意思?什么也躲不过龙的眼睛。它变回高大的男人,问道。

你是笨蛋吗?小王子白了他的龙一眼,要揉皱手里的纸。

你才是笨蛋,我知道的。他的爱人笑道。

你知道?小王子问。

嗯。

小王子顿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。他的脸有些红,就佯装低头,摆弄着手中的纸条。

那你说啊,是什么意思?

但这次龙没有回答他。

他再抬起头时,男人又变回了巨大的龙,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,还懒洋洋地左右扫动着尾巴。

但是它看到小王子时发出一声欣喜的嘶鸣,随即张开了宽阔的龙翼,将他安全地护佑在温暖的翼下。

小王子被它双翼扇起的热浪弄得晕晕乎乎,攥紧了手中的字条。

笨蛋,管他呢,你知道我爱你,就足够了。





关于龙与小王子的一些絮言

突如其来的脑洞

王子=相良 龙=智司

有时龙是那个叫片桐智司的男人,用蛮劲拥抱,接吻却不是主动的一方。大多数时候他看上去沉默而难以接近,却偶尔也在月光黯淡的夜晚允许他的爱人伏在他膝上,伺候他胯间的巨物。

有时龙只是龙。它与它的小王子一同蜷缩在王座上,当小王子相良坠入沉而甜美的睡眠,它会张开它巨大的龙翼,将他护佑在宽广的怀抱。

龙与小王子(1)

*突如其来的脑洞 比较架空 可能(?)会继续

*王子=相良 龙=智司

作恶多端的小王子被父亲从自己的王国放逐,逃亡的过程中,爱上了一条巨龙。

巨龙是一个鼎盛帝国的君主,他化成人坐在乱石垒砌的神座上,样子尊严而无可侵犯。他的国家疆域辽阔,军队强壮,盛名远扬。万千臣民在他的脚下臣服着,伏首高呼他的名字。

但小王子注意到,暗处闪烁着无数双窥探的眼睛,栖息着无数微弱而恶毒的私语。他听到那些积怨者的魂灵在呼唤他,但他只是把目光放在他年轻的爱人身上。

巨龙从王座上缓缓走下,将身上的羽氅披在小王子身上。

我在这个王座上太孤独了,他说,请同我一道分享统领万物的权力。

小王子从此生活在这个不知名的国度中。巨龙对他很友好,除了同他分享治国的权力。还时常用他故乡的珍馐来款待他。他们爬上耸峙的山崖,向着皓远的天空许下一些浩大而毫无根据的誓言。在那些雷声惊响的雨夜,他们搂着彼此,相拥而眠。

很快,小王子便找回了因长途旅行而磨灭的狂妄与野心。他开始客观地审视这个国家,却惊异地发现,在巨龙的统治下,国力正一点点地衰微。附属的藩国有了新的诸侯,迅速地崛起,他们嗅出了盛大时代褪朽的气味,开始躁动。与他们交锋的几场战争都输得极其惨烈,小王子出征时,犯了轻敌的错误,自己也被黑发的诸侯重伤,狼狈撤兵回国。

这对于以强兵制胜的国度来说是前所未有的耻辱。小王子对巨龙怒斥藩国的不敬,巨龙却只让他收敛锋芒。他们的动乱引来了更强大势力的觊觎,不得不蛰伏下来,静静养伤。

小王子望着神座上闭目的巨龙,忽然觉得他似乎也没有那么伟大。他承认他的国王拥有一副强壮的身躯和无可比拟的实力,却也有一颗脆弱的心。国家的伟业不需要软弱来支撑,流寇的猖狂也只有出动金戈铁马才能化解。

他开始越来越多地听到积怨者的窃窃私语,与他心中发出的声音一起撞荡出破败的回音。滋于黑暗的魂灵已经安定了太久,尝过了太多失败的滋味。他们不齿于现任统治者的仁德,无一不期望他尽快陨落。他们渴望战争,渴望热血,渴望铁蹄踏过土地,渴望将军旗插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

既然如此,小王子说,那我们就来创造新的帝国。

于是在一个清晨,小王子伪造了部下的重伤,谎称是黑发诸侯所做。可巨龙坚信黑发诸侯的品德,对此予以否认。但禁不住言语挑拨,巨龙还是带着随从去找黑发诸侯。酣战过后,二人两败俱伤。而此时,小王子带着积怨者们适时地出现,发动了一场预谋已久的政变。

巨龙非常震惊,也非常生气。他把这视作一种挑衅,咆哮着让小王子滚下王座。言语争吵中,二人提及那个黑发的诸侯,巨龙却异常地袒护他。

小王子这才明白,之前的战争,他们之所以节节败退,是因为巨龙对敌人有所护佑。

那个为他披上羽氅,牵着他的手在花丛中流连,夜晚与他共枕的人,如今为了保护另一个与他为敌的人,露出獠牙,要咬杀他的爱人。

而他知道自己即将陨落后,仍不断地为身后那个手无寸铁的敌人祈求怜悯。他祈求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的爱人——国家的新神,遵循他堕落前最后的命令,宽恕那个正直的人。

小王子在盛怒下转身,拔出玫瑰花枝做的剑,深深插入了巨龙的胸膛。

巨龙长长地嚎叫一声,却并未倒下,还在痛苦地挣扎。反叛的部下们一拥而上,以刀剑攻击他,并将他推下了神座。

小王子没有听到巨龙坠入谷底的轰然声响。但他知道,战役胜利了。新神已经诞生,神的王座从此属于他。

但他望着躺倒在地上,脸上写着哀戚的黑发诸侯,并没有觉到任何胜利的快感。相反,他只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悲,从他的身体里慢慢扩散开来。

他哭了,为了他对爱人的背叛,也为了他爱人的背叛。




森林提供风声

而我提供一些梦境的组合材料

七月的可乐,走失的大象

以及海雀衔着的海浪

不会在葬礼上朗诵的悼词

这个人,这个陪我走过十余个春夏的人,这个在秋冬时患伤风的人,这个眼中盈着桃花,血管中春河决堤的人,这个手掌冰凉,心脏滚烫的人,他的墓地坐落在风之谷的深处。他说过,当神明的最后一个遗民都陷入甜美的长眠,椋鸟会与他共存,山毛榉树与碑尖齐高。风是寂寥的城堡,借助藤蔓植物与青苔疯狂生长。火种再度降临人间时,他的羽翼将丰盈,以动物柔软的皮毛为舟渡,成为一轮崭新的月亮。

但他不会知道,童话结尾的很久之后,通常指的是比世界形成还要深远的时空。当我独自一人跌跌撞撞行走在无垠的大地,收集着豌豆荚中的童话,蜕去一个疲惫而浩大的自己,我知道我亦成了他的遗物。我踏过草地时,再也听不到鼹鼠歌唱,我穿越林野时,暮色匆匆四合。月象从此只是任猫餐食的镜子碎片,星河是牧羊人牧着的一群群人间悲喜。我的眼泪变成逃逸的星球,越乱星轨,沉入宇宙。他变成骨骸、阴影、一段记忆和不朽的歌谣,而我变成一座无人踏足的岛屿。

一口明弈(1)

*部分台词出自角色台词

那个卜师,那个种牡丹的方士,血管中淌着忘川水,眼中养着蛮族的虎兽。笑时如汉人般温而不响,于月下饮酒时,弯着的腰脊长成庭中亭亭的枇杷树。

我已经记不清与他的初次相遇,只依稀感知是一个沉而混沌的梦境。我在战火中打了个滚,摔红了眼圈,也跌碎了我惜珍的一切。抬头再望时,父亲的乌木棋盘就亘正地摆在我面前。方士扶起我,眼角带笑,肩头缓缓落下一朵鳞瓣花。他的手掌凉得像胡地的飞雪,使我打了个冷颤,恍惚地分不清握着我的到底是刀锋,还是月亮。

然而无所谓,它们都一样,冷漠而温柔。

他牵着我走进坐落在长安城的小院时,我踌躇着,问他:“世事太苦痛,可否以棋忘怀?”

他笑答:“纵横十九道间,宇宙亦栖息于此。为何不可?”

“那么,假使得胜,是否就能追溯过往,拾得我所丢失的一切?”我急切地追问。

他默了片刻,最终只将手掌覆在我的头上,无声地笑。

“落子吧,只求吾心无悔。”

我们相伴度过几度春秋。

我称他为师。他却并不教我卜卦算象,只教我弈棋,教我毋贪毋厌,教我黑子莫测,若长夜苍茫,白子亘古, 若星河缱绻。有时他会带我登上长安城的高处,指着纵横的长街,与交错的坊市,告诫道:你要好好记住这棋盘的模样。

我合眼,按照他的指点捻起手中的黑子,置于父亲的棋盘上。棋局纵横捭阖之间,双龙缠斗,亦是高下难分。而这一着恰恰断在白龙的气口,霎时斩去了所有的埋伏根叶。白方颓势尽显,已是回天无力。

他站在我身旁,脸上竟莫名流露出难抑的兴奋之情。随即,他擎住我的手。不知为何,我竟一瞬间恍神。似乎他扣住我手的那一刻,我亦听到了长安城某处塌陷的雷霆之声。

他像是没有注意我的失态,顿了顿,低笑道:“天地为棋,星为子。纵然让天下一先,失去的,也注定会被夺回。”

那时,我只是无言地立在他身边,俯瞰着这座永恒之城,慢慢回握住他凉而宽大的手掌。然后,我渐渐分清了我握着的不是刀锋,也不是月亮,而是一片水一样净润的虚无。

多少年后,我走遍东部南部好景,走过桃花潭水,走过秦时明月,走过长城,才明白那片虚无里,葬着他埋在长城下的兄长,和早已回不去的故乡。


*第一次写王者荣耀同人!词不达意 哭哭 先更一发 嘻嘻